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_第二十章 深藏不露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不过算了,下里巴人就下里巴人吧,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就别管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李慕云在心中抱怨了一句,随后便开始招呼人把那两头没有了皮的肥猪分解开,四肢、肋条一一分开,然后挑了一些肥肉割下来,然后切成不大不小的菱形块。

    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在李慕云的指挥下忙了个团团转,等到将那些切好的肥肉全都放到烧热的锅里之后,便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他一个人在那里忙活。

    肥肉里面的油脂很快便被熬了出来,等到肥肉全完变成金黄色,缩到只有一丁点大小的时候,李慕云才将锅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将油和油渣分离开之后,众人才发现,原本一大锅的肥肉现在已经只剩下盘子中仅有的那么一点,只不过原本的腥味却没有了,却而代之的是股喷香扑鼻的味道,让闻到的人不由自主的就会抽两下鼻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,事情变的更加让众人迷惑不解,只见李慕云再次往锅里面倒些刚刚熬出来的猪油,然后又借来陈木的刀子,将他刚刚拔来的大葱飞快的切成几断……然后就是众人所不能理解,而且眼花缭乱的神奇操作,最后便是香喷喷的‘葱爆肉’出锅了。

    李慕云在众人探询的目光是捏起一块肉,仰头放进嘴里,接着便是让人有些发狂的吧唧嘴声,以及一声感叹:“香,真香!”

    是啊,是香,光闻那味道就知道香,陈木、陈火两兄弟就站在李慕云身边,见他吃的眉飞色舞也有些忍不住了,一把从他手中将盘子抢过去,接着便是众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等到众人散开,一只比被狗舔过还干净的盘子就被递到了李慕云面前,伴随着的还有老李渊连踢带打的喝骂声。

    敢情是这帮家伙吃的太过忘我,竟然忘了请示太上皇一声,等到李渊那老头发现有好东西吃的时候,盘子已经变的比狗舔过还干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李慕云他们闹腾的正欢时,山阴县城外五里的庄园里,一个年龄大概在四十左右的妇人正在用着早膳,而昨天夜里被踹飞的那个中年管家则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只见那妇人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杏眼柳眉,鼻若悬胆,还有一对如元宝般的耳朵,尽管已经年逾四旬,却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的貌美,

    “王魁啊,我听说昨天晚上庄子上来了一些贼人?”沉默中,那用膳中的妇人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,老夫人,那些贼人抢了两头豕,还借了一辆牛车。”中年人连忙上前两步躬身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他们还打了你?”老妇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贼人是由一个年轻人带着来的,那年轻人身手极好,老仆不是他的敌手。”中年人并没有任何隐瞒,只不过话语中却暴露了其会武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仅仅是这样?”老妇微微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那年轻人似乎来头不一般,并不像一般贼人只知打打杀杀,而且他的那几个跟班也不像一般人,依老仆看来似是军中好手。”

    如果李慕云在场的话,一定会被这中年人的言辞吓上一跳,此人与陈木等人没有任何交手,只是短暂的接触了一段时间,不经意的看上几眼,竟然就已经可以判断出他们的身份,不得不说,这份眼力可不是一般人家的管家所能具备的。

    不过老妇听了中年人的话之后,却没有丝毫的吃惊之色,神情依旧还是那么淡然,只是手中动作略顿了一下,接着便又问道:“逃兵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若是逃兵昨夜之事断不了如此轻松就可了结,而且……而且那青年似乎想与我们做生意。”中年人犹豫着,把昨天晚上李慕云与他说的那些话对妇人从头到尾学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?!”这下妇人终于提起了一丝兴趣,将手里的停了下来,看着那中年人:“你是说那小子还敢再回来?”

    “回老夫人,老仆觉得他一定会再回来。”中年人沉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好,老身相信你。”妇人突然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笑容,随后吩咐道:“若是那小子再来,你将他带来让老身见见。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,正好伸量伸量他,看看他到底有何本事与我王家庄做生意!”

    “诺!”中年人表情有些诧异,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,施了一礼再次退到旁边,心中却在为李慕云默哀。

    你道为何中年人王魁会有如此想法?这却要从这妇人的身份说起。

    相信听过评书《瓦岗英雄》和《说唐后传》应该知道当年北齐有一员名将,唤作东方彦,另外有罗成之义父,双枪将丁延平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提到此二人,便是因为那妇人与这两人有着很深的渊源,至于说这份渊源深到什么程度……。

    不瞒列位,那妇人便是东方彦之女,双枪将丁延平的弟子,名作东方玉梅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这样诸位还不清楚此女的来历,那么作者菌再提一人想必一定是尽人皆知,那便是瓦岗山上著名的勇三郎,王勇王伯当!而这妇人东方玉梅就是那王伯当的正牌子夫人。

    这下大家应该清楚这妇人是如何不凡了吧?

    可看到这里大家可能又要问了,那王伯当不是死了么?

    是,王伯当是死了,不过他的夫人东方玉梅却并没有死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李密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情,王伯当已经认识到了这货没啥前途,于是便提前两年安排老婆带着幼子王杰回了山西老家。

    而东方玉梅则是在回到老家不长时间就接到了王伯当的死讯,报仇无望的情况下,从此希望儿子专心习文,不要再像他老子那样舞刀弄剑,到最后落得乱箭穿心。

    可是那王杰却偏偏和他老子一个德性,拿起书就犯困,提到练武就精神,所以这东方玉梅无奈之下就传了儿子几手套路,可就算是这样,也依旧让王杰在外面闯下了不小的名声,由此亦可看出这妇人的武力到底有多强了吧?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作者菌在故意夸大其词,说起这东方玉梅,其实还是有很多故事可以讲的,想当年这女子把守虹霓关之时,可是干出过生擒程咬金、王伯当的大事。

    不过那段故事与我们现在这部书没啥太大关系,说起来也完全是另外的一个故事,所以若诸位看官有心,可以参考一下《大闹二十四史之隋唐篇》,这里就不再为大家赘述了。


笔趣阁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com/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