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_第十八章 反转的剧情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别致的山贼,抢别人东西不说,竟然还要和作,真不知道这货脑子到底怎么长的,难道下山时他是把脑袋顶在马鞍上,这一路生生把脑子给颠坏了?

    但这种想法中年只敢在心中想想,刚刚被李慕云踹的那一脚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,这让他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有着很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李慕云的一句话却让他的警惕起来:“你家主上既然在城外有这么大一个庄园,想必在城里一定还有别的生意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不过你也知道,我们是山贼嘛,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们不方便出面的,比如说一些东西抢来了却不好脱手。”李慕云一边说一边还挤了挤眼睛,给中年人递了一个你了解吧的眼神。

    中年人既然能在这庄园中当上管家,自然也不是什么蠢笨之人,听完李慕云的话之后,心思也开始活泛起来,脑子开始恢复以往的精明,瞥了李慕云一眼小心的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和你想的差不多,到时候可以给你三成的手续费。”

    手续费是什么中年人并不知道,但这不耽误的领会精神,闻言之后立刻眼前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如果你觉得这事儿可行,咱们以后就常来常往,如果不行,那我们就在你这里做上一票儿然后去找别人!”李慕云看那中年人分明是有些心动了,立刻开始加码威胁。

    “别,别,您让我想想,让我想想!”

    听到李慕云说‘做上一票儿再去找别人’,中年人立刻摆手。

    他并不清楚这‘做上一票’是个啥标准,如果单单是抢几头猪走人那还好说,如果是杀人放火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想的,你点头,咱们大家发财,你好我好大家好!你摇头,老子在你这里杀个血流成河,然后带着东西继续去找代理人,何去何从以你的精明难道还想不明白?”

    中年人心中苦笑,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,自己当然能想明白。

    可是你们这些人可特么是山贼啊,若是将来被抓住了,把我供出来可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中年人有些犹豫,皱紧了眉头,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少寨主,鄙人其实也很希望按您的意思办,可是这种事情必竟是,必竟是违反律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违反律法呢?你只是收了一些来路不明的货物而已,最多也就是个失察。至于我这里的货物来源,你完全可以说自己是被人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李慕云此刻的样子看在中年人眼中,完全就是个精明的商人,哪里还有一点刚刚凶神恶煞的样子。如果是小腹处还在隐隐作痛,如果不是衣服上还有一个泥脚印,中年人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和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在谈生意经。

    而且中年人不得不承认,自己似乎真的被说服了,看着一脸真诚的李慕云,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少寨主,以您的智慧为何不……”。

    李慕云知道中年人想要说什么,叹了口气,抬头仰望深邃的星空:“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,不想被任何事情拖累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简单么?似乎真的很简单,但是人活在世上,谁又能真的无拘无束?中年人看着身边的青年人心中感慨着,但却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刚刚他们经过的地方突然间亮起无数的火把,大概二十来个拿着棍棒的家伙吵吵嚷嚷的从远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远远见到李慕云一伙和中年人之后,立刻围了上来:“管家莫慌,我们来救你了!”

    “呔,你们是哪里来的贼人,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把管家给放了,否则老子一定把你们的腿都打折喽,然后再送官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莫要放跑了贼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木等人有些无语的看着围上来的那些庄户,又看看李慕云,心中有种莫名的尴尬。特么老子是官啊,竟然被人围在这里当成贼人,这一切全都要归功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

    可就在陈木等人打算问问李慕云要怎么办的时候,让人十分意外的,那中年人突然开口了,对着那些赶过来的庄户们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:“都特么给老子滚回去,一群不知好歹,不知所谓的东西,这是州府来的大客商,惊扰了客人,坏了生意,看老子不剥了你们的皮!”

    “啥……啥……啥??”手握刀柄,随时准备反击的陈木他们几个有些发懵,看着与李慕云站的远远的,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控制的中年人,完全搞不懂丫到底是不是脑子刚刚被摔坏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气定神闲的李慕云,发现这货一点紧张的情绪都没有,反而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刚刚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戏法到底是怎么变的?怎么一转眼仇人变亲家了?

    而那些庄户也全都是一头雾水,州府里来的大客商?谁家大客商是半夜砸门谈生意的?而且谈生意不都是在前厅么?这跑到侧院来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刚刚有人亲眼看到管家是被来人给打了啊,怎么……怎么……。

    不过中年人并没有给那些庄户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,看着他们一个个犹豫不决的样子,立刻瞪着眼睛吼道:“没听到老子刚刚说什么么?滚,都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得,滚就滚吧,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的庄户们互相对视几眼,转身灰溜溜的全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少寨主,庄户们不懂事,让您受惊了!”等到那些庄户们离开之后,中年人歉意的对李慕云笑笑。

    我呸,你丫才受惊(精)了,你全家都特么受惊了!如果不是为了以后能更好的把山贼这一行业发扬光大,李慕云真的很想再踹那中年人一脚,虽然那中年人并不知道‘受惊’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还是算了,正事儿要紧,这天色眼看都半夜了,再不把猪弄回去,只怕家里那老头子又要发飚!


笔趣阁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com/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