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_第十六章 打劫进行时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李渊吃的很嗨皮,只用了一只鸡的时间,人便深深陷入大寨主的角色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而跟他的那些护卫自然是无可无不可,除了看着那小老头儿的行为有些不大舒服,其他也都还好说,甚至隐隐的,那些护卫觉得其实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,至少日后不用天天那么紧张的到处跑。

    吃过东西,李慕云的情绪有所恢复,借着消食的空当,一边用鸡骨头剔牙一边向老李渊问道:“那个,义父啊,您说咱是不是得给寨子起个名字啥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吧!”李渊打了一个混合着萝卜味的饱嗝,咂咂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成!”李慕云丢掉手里的鸡骨头,蹲在地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神情严肃的琢磨半天,一拍大腿说道:“既然我们父子都姓李,不如就叫李家寨吧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,李家寨,这名子太普通了吧?”靠在一边树下的陈木兄弟本以为他会想到什么惊天动地之语,结果……竟然只是一个俗到不能再俗的名子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还想叫金銮殿咋地?”李慕云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名字不错,就它了。”还没等陈木反驳,一边的老李渊已经开始点头,这使得李慕云立刻得意起来,不过还没等他的笑容展开,那老头儿又接上了一句:“就叫金銮殿!”

    “啥?!”李慕云被吓的几乎一屁股坐到地上:“爹,祖宗,您轻点折腾成么?金銮殿那是一般人敢叫的么?用这名字不出三天咱就得让人给灭了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老子就要叫金銮殿怎么了!”李渊轻蔑的瞥了李慕云一眼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时的李慕云犯下了一个常识性错误,在他看来金銮殿那就是皇帝待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真实的情况却是金銮殿只是故宫里太和殿的另一个称谓,在大唐的时候其实是没有这个称谓的,也就是说,他刚刚脱口而出的金銮殿还是第一次在大唐出现,这三个字里面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含意,就算是叫了也并不构成犯上之类的罪名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这个‘殿’字可能有点犯忌,但‘殿’字同样有高大房屋的解释,所以如果真的叫‘殿’也没啥不可以,就好像那个什么‘大雄宝殿’。

    山寨的名字在老李渊和陈木等人的共同坚持下,最后被冠上了金銮殿的字号。

    李慕云也终于发现,竟然有人特么竟然比自己还不靠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老头儿到底是怎么想的,怎么可能用一个房子的名字给寨子命名,这不是扯蛋么?郁闷的李慕云不断吐槽着,可他完全没有想过,山寨的名字就算再扯蛋,也不比他拉着李渊当山贼更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日头坠于山后,夜幕渐渐笼罩大地,十余骑快马自李家村上了附近的官道,向着阴山县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李慕云因为‘不会’骑马,所以坐到了陈木的马上,两人紧紧靠在一起,就似一对好基友。

    等到了官道上之,随着战马速度一点点提高,李慕云受着屁股下面传来的颠簸之感,忍不住对陈木说道:“你能再往前一点么?为什么要靠我这么近?我可不好男风!”

    “老子再往前就要骑到马脖子上了。”陈木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不一颠一颠的?”李慕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“是马在颠,又不是老子想颠。”陈木很后悔为什么要带李慕云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我在前面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啥?”陈木被李慕云问的有些急了,扭头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伙比较大,你样颠来颠去,我怕哪一下不小心被你给坐断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木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一骑双胯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战场之上更是时有发生,可是那么多人都这样骑过马,也没见谁打谁的家伙事儿给坐断过。

    再说,你丫家伙就是大放在自己裤裆里也就好了,怎么能放在老子的屁股下面,除非……。

    想到‘除非’后面将会发生的事情,陈木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,心里大骂一声:“贱人”,不由再次向前移了移,整个人坐到了马鞍的前面,把整个马鞍全都让给了李慕云。

    最后等他们一行人赶到那富户的庄子外时,陈木的老腰差点没被马鞍给顶折喽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“开门,快开门!”带着一肚子的怨气,陈木从马上跳到地上,揉着快要断了的腰,砸响了庄园的朱红色大门。

    时间不大,里面传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:“谁啊,大晚上的,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睡你麻痹!快开门,再不开门,老子砸烂它!”在李慕云那里受了一肚子气的陈木已经开始用脚在门上乱踢,就好像那门是他的生死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咣当,嘎吱……”一阵门栓卸下,门轴转动的声音,朱红色的大门在陈木的叫骂声中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灯球火把的照射下,一个身穿长衣的中年人正打着一盏灯笼门在门口,而他的身后则是两个魁梧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不等陈木等人开口,那中年人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哎呀呵,竟然还特么挺横!

    大门口的陈木、陈火兄弟俩顿时被那中年人底气十足的喝问声有逗笑了,上下打量其一眼,陈火开口说道:“老子们是附近山头的大王,今天下山到你府上借点盘缠……”。

    结果,陈火的话还没说完,那中年人竟冷冷的笑了,不屑的看了陈火和陈木一样,自持的说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凭什么?陈木和陈火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陈木虽然在来时的路上跟李慕云生了一肚子气,但是山贼必竟是第一次当,被中年人一问竟不知应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并肩站在庄园大门口的陈木、陈火兄弟两个被人从身后猛的拉开,一个人影从他们两个让开的身子中间窜了出去,然后就看那人影抬起腿,一脚将那中年人给踹了出去:“娘希皮的,老子们是山贼,下山到你家里找两个钱儿花花,还问凭什么,你说特么凭什么!”


笔趣阁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com/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