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_第十二章 向我学学,做人要低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李慕云刚刚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根本没想过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裤衩这个词,李渊一问顿时哑然,想了半天才说道:“就是亵裤、犊鼻裈的一种,不过穿起来比那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哦可有实物拿来看看。”闲的有些蛋疼的李渊好奇心被李慕云勾起来了,饶有兴致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看这怎么看虽然老子身上就穿着裤衩子,可当着这么多人……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人说了,难道就不能再拿出一条备用的

    也不怕实话告诉您:没有!

    毕竟眼下是古代的唐朝,还是刚刚打完仗的贞观四年,怎么可能像后世的现代,家里随随便便就能扯出好几条内裤。

    在这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年代,其实大多数老百姓甚至连裤子都没有,也就是像李慕云这样矫情的才会弄条内裤穿,但说来也是只有一条,至于备用的……不存在!

    什么您说如果放屁崩出屎来怎么办

    那没办法,只能光着了!等到啥时候晾干了啥时候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李慕云尴尬的样子,李渊似乎也明白了什么,瞟了一眼正在兴灾乐祸的陈木和陈火两兄弟,也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毕竟这老头儿没有看别人屁股的习惯,左右知道裤衩大致是个什么东西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而李慕云见小老头儿没再问下去,自然也不会再给自己找麻烦,看着陈火提在手中的袋子岔开话题问道:“东西可买来了”

    “都在这里了!”陈火将袋子放到地上,立刻一阵鸡鸭的叫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慕云不管三七三十一,大步走上前去打开袋子,看到里面十来只鸡鸭的瞬间,不自觉的吸溜了一下快要流出来的口水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到他有下一步的动作,屁股上传来一股大力,然后小老头的声音在身后传来:“臭小子,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准备午膳。”

    得,没想到身后这老头儿竟然比自己还急,李慕云心中暗自好笑,抬头看了眼躲在一边的陈木和陈火,:“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一点眼力价都没有!还不把人都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来”条件反射一般,陈火愣愣说道。

    “装犊子是吧”李慕云撇撇嘴说道:“村里一共就那么几户人家,个个都是熟人,那多出来的十几个生面孔你觉得会是什么人你真当老子是傻的么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可能是觉得李慕云说的有趣,李渊坐在一旁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在宫里待的时间久了,哪里会有人像李慕云这样肆无忌惮,再说李慕云说话的方式多少还带着后世的习惯,这同样也让老李渊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而陈木和陈火两人则被老李渊笑的有些面红耳赤,赌着气与李慕云对视片刻,这才气鼓鼓的打了一声唿哨,顺便又对着外面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可恶的小子,原来早就看出外面那些人不是本村之人,只是这家伙一直装聋作哑不作声,估计早就打定主意要看自己等人的笑话吧。

    陈木郁闷的想着,将汇聚过来的人集中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唔,看来人不少嘛。”李慕云看着聚集起来的十多个汉子,乐的眉开眼笑,不过在笑的同时却没忘记用最快的速度从袋子里抓出两只活鸡。

    马丹的,一会儿吃死你丫的!陈木等人看着李慕云土鳖一样的表现,再次气的两眼翻白。

    可就在陈木恨不能狠狠揍李慕云一顿的念头刚刚升起时,又眼的余光中突闪有一道黑影闪过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腰间一把短刀已经出现在那个他想要痛揍之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唰的一下,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厌恶的眼神全都变成了警惕,那十几个汉子也动了起来,呈半包围的架式将李慕云与李渊隔了开来。

    能够在陈木都反应不过来的瞬间将他的刀夺走,这已经不是身手不错可以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,陈木那可是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汉子,手下人命不说百来条也差不多。这样的一个人可以说已经将自己训练成了一件人形兵器,在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都不会放过自己身周十步之内的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他的武器依旧被人抢走了,由此可见如果李慕云想要动手杀他,基本上陈木绝不会有任何还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眼见李慕云与李渊之间已经被隔开,陈木总算是稍稍松了口气,手按在身后横刀刀柄上,谨慎的问道。

    但李慕云却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周气氛的诡异,掂量着手里的短刀,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一个普通的猎户而已,你们不用那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陈木没有说话,依旧死死盯着李慕云拿刀的手。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李慕云是一个普通的猎户,如果一个普通猎户都有从他身上瞬间夺走随身武器的能力,那么他这三十来年岂不是白活了。

    “都跟你们说了,我就是个普通的猎户,你们还那么紧张干什么如果老子真想搞你们,昨天晚上他们几个就已经死了。”李慕云一边说,一边用手里的刀在那十几个汉子中点了几点。

    这下,陈木的头顶上开始冒汗了,因为李慕云点出的那几个人正是昨天晚上守在院子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李慕云似乎并没注意到陈木的表现,只见他将手中的两只鸡往上一提,右手中短刀诡异的转了起来,接着寒光闪过,两只刚刚还在不断发出‘咯咯’叫声的肥鸡瞬间没了音声,分明就是被那闪过的寒光切断了喉咙。

    陈木的瞳孔几乎缩成了针尖,以他的目力,竟然没有看清楚李慕云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。如果说刚刚这家伙抢他的刀是出其不意,那么现在这一手可就是真本事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的时候,刚刚杀了两只鸡,并将其抛到一边的李慕云又开口了:“其实不是我说你们几个,哎,你说你们一个个的,本事不怎么样,还偏偏学人家装、、逼,整天看这个不顺眼,看那个不顺眼。这也就是遇到了老子,否则出去到了外面不是给我义父找麻烦么所以我劝你们,这做人一定要低调,如果实在不知道什么叫低调,那就像我学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木等人无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老李渊就在身后,他们一定会骂还给李慕云:还特么我们装、、逼,你丫的这逼装的在大唐都可以算是蝎子粑粑——独一份!


笔趣阁阅读网址:http://m.linlida.com/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